當前位置:首頁 > 運動養生 > 戶外 > 正文

                    徒步穿越青藏路

                    來源:網絡整理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4-08-01 18:19:01
                    美好的事物總是令人難忘的。離開西安進軍西藏,雖已是50年前的事,但至今仍牢牢記在心里。一旦打開記憶的閘門,我們從西北進軍西藏的十八軍獨立支隊的一幕幕生活場景就不斷地涌現在我的眼前1951年5月23日,從北京傳來了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簽訂《關于和平解
                    美好的事物總是令人難忘的。離開西安進軍西藏,雖已是50年前的事,但至今仍牢牢記在心里。一旦打開記憶的閘門,我們從西北進軍西藏的十八軍獨立支隊的一幕幕生活場景就不斷地涌現在我的眼前……
                      1951年5月23日,從北京傳來了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簽訂《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消息。頃刻之間,古城西安變成了歡樂的海洋。這件大喜事在我心里也掀起了波瀾,使我產生了一個強烈的愿望:當兵,到西藏去!當我把自己的心事告訴高生玉同學時,她高興地抱住我的肩膀跳了起來:"唉呀!我們倆想到一塊了!"經過醞釀,又增加了3位伙伴,共姐妹5人一起下決心當兵進藏。
                      1951年,全國正處于經濟恢復時期,百廢待舉,處處需要人。當時,我已經被分配到省衛生廳婦幼處,衛生廳不肯放我走。我們找到了省民委,民委主任汪鋒同志聽了我們七嘴八舌的請求,滿面笑容地說:"好嘛,好嘛,要求去西藏是好事,應該支持。"
                      老師和同學們得知此事,紛紛向我們表示祝賀。歡送會后,還敲鑼打鼓地簇擁著我們,環繞西安市的大街走了一圈,一直把我們送到西北進藏部隊西安辦事處。我們5個同學胸掛大紅花,身披大紅綢,驚動了街上的行人。

                      爬山、搭帳篷、學騎馬

                      蘭州是十八軍獨立支隊--西北進藏部隊的集結地點。我們到達時大批人員和物資正從四面八方向蘭州集中。高原長途行軍的各項準備工作都在緊張而嚴格地進行。
                    爬山是我們每天清晨的第一節課。清晨,一聲哨響,大家一齊向山頂爬去,個個爭先恐后。領先到達山頂的,歡呼著:加油!加油!一時跟不上的,不甘心落后,他們一面喘著粗氣揮汗,一面奮力攀登,直到把山頂踩在腳下。
                      搭帳篷是我們的必修課,老大一頂帳篷兩個人或一個人把它搭起來,再拆,拆了又搭。搭要搭得迅速牢固,拆要拆得麻利干凈。后來登上青藏高原我們才真正理解這搭搭拆拆的重要意義。茫茫千里草原,不見人煙,大半時間里,我們天天都要搭帳篷、拆帳篷,以帳篷為家。
                      1951年7月1日,我們從蘭州抵西寧后,學騎馬則成為更難的一課。同爬山和搭帳篷相比多少有點危險。分配給我的是一匹烏黑的高頭大馬,編號606。學習騎馬心切的我,放馬的時候,拉著韁繩爬上光溜溜的馬背,結果喝了"落馬湖"。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受到副政委一頓嚴厲批評:"你好大膽子,光馬背是好騎的?"接著又安慰我:"其實也沒什么,學騎馬沒有不摔跤的。"隨后我把大黑馬換了一匹582號小黑馬。它渾身油光發亮,披著一脖子長得漂亮的鬃毛。我把它的鬃毛編成一排齊齊的小辮子,扎上紅綢巾,顯得更加好看了。
                      后來,在漫長而艱苦的進軍路上,這位無言的"戰友"幫助我克服不少困難,不幸它中途患重病,沒能和我一起到拉薩。

                      騾背上的醫院

                      在香日德,我們這支進藏部隊進行了整編,分為馬大隊、騾子大隊、駱駝大隊和牦牛大隊。除馬大隊以外,其余3個大隊都是運輸物資的。行進時,馬隊領先,拖著一條由騾子、駱駝和牦牛組成的巨大尾巴,塵土飛揚,蜿蜒數十里。如此特殊的部隊,在其他進軍中是不多見的。
                      在這個牲口比人多,帶著一切家當進軍的特殊隊伍的末尾,便是一所建立在騾子背上的特殊醫院,我就是其中的一員。在隊伍的編排中叫收容隊。這個醫院的單人病床是由兩個騾子抬著一小小棚子,西北人管它叫"架窩子"。病人住在這個病房里,可以坐、可以臥,可以避風雨寒冷,得到休息和護理治療。那騾背醫院的作用,可以說不亞于現今大醫院的保健病房。有不少病人在這里戰勝了死神,恢復了健康。
                      騾背醫院的負責人郭季宣大夫對醫務人員的要求非常嚴格。雖然是在行軍的特殊情況下,我們這個醫院也還是有一套嚴格的管理制度。每天都要查房、治療、寫簡單的病歷,即使在行軍途中,醫護人員也要跑前跑后照顧病人。大家還要輪流做飯、放哨、放馬。
                      到拉薩后,在騾背醫院的基礎上,同先期到達的醫務工作者一起創辦了西藏第一所綜合醫院--拉薩人民醫院。

                      錯走柴達木

                      進軍西藏所經過的絕大部分地方,地勢高寒,荒無人煙,即使有人煙的地方,也不過是幾戶牧民。從香日德出發的第一天,收容隊就因迷路同大部隊失去了聯系。夜幕降臨時,隊長嚴肅地宣布命令:"把馬鈴摘下來,保持肅靜,防止烏斯滿匪搗亂"。為避免發生意外,我們遵照隊長的命令,紛紛摘下馬鈴,斂聲息氣,一個跟一個默默地摸索前進。想不到隊伍里仍有一只馬鈴在響。隊長生氣了,嚴肅地批評:"誰的馬鈴在響?"隊伍里雅雀無聲,我幾乎笑出聲來,說道:"隊長,那是您的馬鈴在響"。大家笑了,隊長也笑了,方才緊張的空氣解凍了,大家輕松了許多。
                      第二天,我們繼續追趕大隊。到處都是沒有人煙的戈壁沙灘,越走越渴,到哪里去找水呢?人人口吐白沫,戰馬也渴得垂頭低耳,一付難忍的樣子。水!水!水!有人指著遠方驚呼。大家順著手勢看去,只見遠方出現一條大河,一片白亮亮的水光。大家高興極了,忘掉了煩惱和疲勞,放開腳步奔向救命水??拷鼤r,才發現原來是洪水留下的一道寬寬的膠泥帶子,干枯綻開的條條裂縫,卷起片片發光的泥片,連一丁點兒水也沒有。我們沒有停下來,拖著沉重的雙腿繼續向前。
                      傍晚,我們在幾家牧民帳篷的附近遇到了一條小溪。大家便伏下身子大口大口喝起來。有的同志一邊喝一邊高興地叫著:甜!甜!真甜??!好像我們喝的不是水,而是王母娘娘瑤池會上的玉液瓊漿。戰馬和騾子,個個把嘴伸進水里,死也不肯抬頭,直到肚子喝得溜溜圓。50年過去了,如今回想起來,還覺得口里蜜蜜甜。
                      我們喝足了,還把軍用水壺灌得滿滿的,唯恐途中再發生類似情況。這時,奉命尋找我們的一小隊騎兵疾馳而來。他們牽著馱滿軍用水壺的馬匹,壺里裝滿了水。據騎兵同志們告訴我們,腳下是柴達木盆地,我們走錯路了!

                      強渡通天河

                      9月間,我們越過巴顏喀喇山,跨過黃河源和通天河。到達黃河源之前,我們經過了一大片望不到邊的沼澤地,四周有些可以落腳的草墩和草埂子。我們就是踏著這些能落腳的草埂子跳來跳去謹慎小心地向前移動,累得筋疲力盡。戰馬吃的苦更多,它們不會掌握距離,免不了踏進水坑里,弄得滿身泥水,呼哧呼哧地喘粗氣。夜晚,大家把馬背套鋪在草埂上過夜,下面還有小水坑。這樣別致的鋪位是我們進藏部隊的獨特享受,因為太疲勞了躺下來照樣入睡。
                      到通天河岸時,那里已集結了大隊人馬,等候渡河。當時正是高原雨季,河水暴漲,浪濤滾滾,擋住了南去的千軍萬馬。司令部多次派人探查水勢,想選擇水淺的地方過河,但都沒有成功,有的奮勇探路的同志被巨浪吞沒再也沒有出來。涉水過河沒有希望,又改乘羊皮筏子強渡。羊皮筏子是把吹足氣的羊皮筒連在一起,捆在木棍架子上。人就坐在上面,劃往對岸。戰馬無法乘皮筏子,由坐在皮筏子上的同志拉著韁繩引渡,許多牲口看到水勢兇猛,死活不肯下水,人們齊呼亂喊地高聲呵斥,甚至動用鞭子,它們才被迫下河。有的牲口被急流打翻,無法搶救,只能隨波逐浪而去。
                      經過10多天的搏斗,我們終于戰勝了通天河,勝利到達南岸。

                      雪山、冰雹、地震

                      唐古拉山是我們進軍途中海拔最高的一座山。終年積雪,空氣稀薄,是一道難關。為了保證部隊安全通過,我們醫護人員背著各種急救藥品和注射器,提前等在山口處。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多公尺,比內地著名的五岳要高許多。唐古拉山更高,就是山口也有5300多公尺。因為空氣稀薄,爬起來真夠艱難,走一小段,就心慌頭痛,氣喘吁吁。連戰馬也呼哧呼哧直喘粗氣。幸好大家經過了一路的鍛煉,都有了一些高原的行軍經驗。他們放慢步子,調整呼吸拉著馬尾巴不慌不忙地向山頂移動。我們站在路旁給大家"加油",同志們都微笑向我們點頭。
                      下了唐古拉山,又踏上了天氣多變的草原,草原的脾氣令人難以捉摸,常常有這樣的情況,正當頭頂烈日行軍,看見天空突然變黑,像桔子大小的冰雹劈頭蓋腦打來。我們急忙原地休息,停止前進,把雨衣往馬背上一蓋,馬肚子下面就成了我們避冰雹的好地方。有的馬也被打的嘶嘶直叫。
                      西藏是我國的多地震地區之一,說來也巧,我們在進軍途中碰到了一次地震。那天,我們正燒火做飯,突然大地劇烈震動,鍋被掀翻了,人也東倒西歪,地震來了。司令部命令大家立即出發,快速前進。這一天,我們一口氣走了50多公里,仍未能走出地震區。

                      到達拉薩

                      1951年12月1日,我們勝利到達拉薩。老遠就看見了金頂輝煌高聳入云的布達拉宮,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喊:布達拉宮!布達拉宮!這次進軍歷時100多天行程約2500公里,其中絕大部分路程是在青藏高原上。這種地方歷來是商旅的畏途。外國探險家把它描寫為"死亡之地"、"生命的禁區",辛亥革命爆發后,有位駐藏邊軍統領,率湘籍部隊180多人,經青藏高原去西寧,生存者僅17人??墒沁@"生命禁區"、"死亡之地"讓我們闖了過來!
                      我們到了拉薩后,舉行了莊嚴的入城儀式,與先期到達和從西南進軍的部隊勝利會師了。

                    相關熱詞: 徒步

                    pg真人游戏